茅台酒1988年感恩酒价格

02-25 13阅读 0评论

在荒山野岭中,你遇到过什么尴尬的事

有这么一件事,我倒不怎么尴尬,是对方有点尴尬。

我老家的那个小镇被一条河拐着弯给围了三面,剩下的一面是一座不算高也不算秃的荒山,山上的大树不多,但杂草丛生,还有几条时而有水时而干涸的小溪。

大人们很少到这座山上转悠,但我们小孩子们很喜欢到山上去玩捉迷藏。

听大人们说,早年间这座山上还有狼,所以原本叫做“狼山”;后来狼早就被人给打没了,狼山这个名字听上去既没道理也不好听,就被改成了“南山”。

小学四年级暑假的一天,我们卫生院里面的几个小伙伴一起去南山玩,无怪乎就是捉虫子、翻螃蟹、在草丛里追逐、打滚。

玩着玩着我们就改捉迷藏了,我就找了一个极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。

然后过了很久,也没有小伙伴把我给找出来。

等我实在是不想躲了,跑出来一看,这帮家伙全都不见了。

后来我回家找他们算账才搞清楚原因——原来是那一年的期末考试我的成绩不但特别好,还甩出了同龄小伙伴们好大一截;他们被各自的家长臭训了一番,并且家长在训他们的时候,不约而同地都把我拿出来当榜样。

这就算把我给戳在了卫生院全体同龄小朋友的对立面,他们就商量好了要报仇。

可是我当时不知道啊,我从藏身之地跑出来,还傻呵呵地到处去找他们,一边找还一边纳闷:这帮家伙可真能藏啊!

然后,在一个山路拐角的地方,我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:放在这里,万一别人看不到怎么办啊?

然后是一个男人的声音:山上就这条路走的人还多一点,能看到吧。

再然后,果然是“能看到”——因为我们三个人不但同时看到了对方,我还看到了那个“放在这里”的东西。

那不是东西,是一个被包裹得很不错的襁褓,里面是一个熟睡中的婴儿!

我当时肯定是一脸惊讶。

男人和女人也是一脸惊讶,外加一脸说不清道不明的尴尬;女人还下意识地用双手把脸给捂上了。

我没动——因为我不知道我是该走开啊,还是不该走开。

男人和女人也没动——估计他们也是在想该走开啊,还是不该走开。

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。

男人干咳了一声:走吧,我们走吧。

女人站起身来,跟着男人慢慢地就往山下走。

都走出去好多步了,女人又忽然跑了回来,并且直接跑到了我面前,指了指那个襁褓说:小弟弟,等我们走了,你能不能把她抱下山?

我那时候一方面还太小,另一方面还晕着呢,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——反正是没有摇头,也没有点头。

女人蹲下身,又指了指那个襁褓,用央求的口吻说:小弟弟,你行行好,行不行?

我说:你干嘛要扔掉她,不自己抱走呢?

女人的眼泪就下来了:我……没法……自己养啊。

那个一直没有动的男人就在远处喊了一句:走吧,我们快走吧!

女人哭着说:小弟弟,你自己不敢抱的话,能不能下山告诉大人?

这个刚好也是我当时能想到的后续,就点了点头。

女人冲我感激地点了点头,站起身,看了一眼襁褓,哭泣着走了。

剩下一个不到十二岁的我,傻站了好半天都没挪窝。

去叫大人?万一狼来了怎么办?

茅台酒1988年感恩酒价格

虽然大人们说过南山上早就没有狼了,但是万一有呢?

或者,要是游过来一条蛇呢?在南山上玩,我可是见过蛇的!

不叫大人我自己抱?

我当时又没那个胆子自己去抱。

我犹豫了好久,终于还是咬着牙,小心翼翼地把小婴儿给抱了起来,急匆匆地往山下走。

我似乎听到背后还有点小异动,但回身看时,又什么都看不到。

话说我也真没抱过小婴儿啊,抱久了还有点累;估计是抱得不怎么样,小婴儿醒了,但却一声都没有哭。

我一边觉得她很给我面子,一边往家里赶。

就这样,我把小婴儿给抱到了山下,又在卫生院叔叔阿姨极其诧异的注视下,把她交给了我妈。

有必要交待一下后续。

我把事情讲了一遍之后,围观的大人们讨论出来了两个版本。

其一是重男轻女,遗弃了女婴。

其二是未婚生子,在当时那个年代女人不好做人,只能遗弃。

大部分人支持“未婚生子”,因为我说那个男的和女的都很年轻,反正让我叫叔叔阿姨我都觉得不大够岁数。

再然后,女婴被卫生院里面的一对中年夫妇给收养了,那个时候他们一直想要孩子,但一直都没能要上孩子。

结果收养了这个孩子不到两年,他们自己又生了一个大胖小子。

他们很开心,逢人就说自己是儿女双全。

他家的那个胖小子特别皮,小时候可没少挨揍;但胖小子的姐姐,两口子从来就没有动过一根手指头。

多年以后我回老家办自己的婚礼,我妈从亲朋好友中扯过来一个很漂亮的水灵灵的大姑娘,问我知不知道人家是谁。

我笑着点了点头。

我当然知道,她跟当年那个哭泣的女人,长得一模一样。

八几年的时候,农村刚刚由集体转为土地承包到户,农村劳动力很多人出外打工赚了点钱回来,那个时候农村兴起建房的高潮,那个时候还没有现卖的红砖厂,都要靠自己做红砖烧红砖,烧红砖就要很多煤碳,买农用汽车的人很小很小,几乎很难找到,农村的手扶拖拉机每天就够忙的了。

我们那离煤矿虽然只有几十公里,乡村公路大部分是修一条公路,上面铺一些石子,被拉煤的手扶拖拉机搞得一个大坑一个小坑的,路特别难走,几十公里的路常常要走三、四个小时才到煤矿。经常是晚上十一点多至十二点多就要开车到煤矿去排队装煤,如果是给别人拉还好,户主都要随车到煤场去装煤,晚上经过大山时有人作伴胆子要大些,大晚上在十几里山路中行驶,又见不到房子和灯光,山上什么野兽的叫声奇奇怪怪的都有,很是吓人,路上还能看到各种野兽、蛇之类的挡在路中间,有些胆子大的小野兽看到有灯光还站附近看着不走,一个人晚上在深山里看到有些胆寒。

一条常年每天都要跑的路,走得也很熟悉了,碰到野兽之类的动物并不会太在意。一天,给自己家拉煤,总不能晚上叫老婆随车去吧,一个不到五十米长的小山坡,平时拖拉机不用换挡轻松就能上去,这次空车开上去拖拉机冒黑烟,感觉象拉了一吨多的煤还要难上,第一天晚上并不在意,认为是拖拉机故障原因导制的,第二天晚上又是一样,拖拉机又无故障好好的,回来后同别人讲,别人说原来那个地方是个打靶场,打了不小的犯罪分子,这时候心里就有些害怕了,从此以后一个人晚上就再也不敢去了,最早也要等到鸡叫后天快亮了才开车上路。人生一辈子风风雨雨中渡过,心里话也只能同一些知心朋友诉诉,同别人讲会受到别人的嘲笑或讽刺,但现实就是这样,生在一穷二白的年代,很多事情由不得自己,不努力拼搏是不行的。

我有一次和几个驴友,一起去野外探险,大家带齐装备,就出发了,去了一片不知名的野山,因为探险要是去风景区就不刺激了,只有野山才有挑战性刺激性。

在野外宿营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,那次探险,我们宿营的第一天夜里,就出现了危险,也很尴尬,一个女的夜里去上厕所,被蛇咬了一口,正中屁股,听到她的叫声,我们赶紧爬起来穿上衣服,跑了过去,发现她捂着屁股倒在地上,旁边还有一条蛇。

我们谁也不敢靠近,只能先找来一根长棍子,驱赶蛇,蛇被赶跑了,我们赶紧把她抬到帐篷里去,一个资深驴友,看出那蛇有毒,虽然他带走治疗蛇毒的药,但是也必须有人把蛇毒吸出来。

我们都没有经验,只能由这位资深驴友代劳了,当时他也顾不上男女有别了,救人要紧,就这样他把毒吸出来后,为了安全起见,我们连夜收拾装备,轮流背着这个被蛇咬的女驴友下山,我们怕她有危险,必须要尽快的去医院接受治疗。

在山里走夜路是很艰难的,一不小心就会摔跟头,当时我们也是着急,也不知道摔了多少个跟头,就这样走了一夜还是没有走出大山,而这女驴友已经出现昏迷的情况,而且头部有点发烧的迹象。

好在天亮后,我们下山的速度就快了,在山脚下手机有了信号,我们赶紧拨打电话叫救护车,把她送到医院,抢救及时,才没有发生令人遗憾的事。

从那次以后,这位女驴友再也不出来野外探险了,也是害怕了,在就是她在我们面前觉得不好意思,觉得尴尬。

村子就在一座孤山脚下,小学时候学习组织春游,说白了也就是一起爬山玩,山脚下的娃子哪个没在山上跑过。。。早上6点出发,过了几个山头还真忘了,大概十点多,到了目的地山头的半山腰了,有护林人在这生活,当时口干舌燥,带的水都喝完了。。就赖在护林人的房子门口要了点水喝,顺便歇歇脚。。不一会就听到了深山老林里不该出现的声音,三蹦子的嗒嗒声,,由远及近,顺着土路开上来一个三轮车,,原来是山这边脚下一个学校也组织上山玩。同样的目的地,别人走了不到一个小时,还有三轮车拉着引力零食。。再看看我们同行的几个灰头土脸的。。关键路途远了,刚上山时候还成群结队,走着走着就散开了,五年级的大点敢自己结队走,,三四年级的虽然也走的分开了,好歹有个老师跟着。。当时就我们几个毛头小子, 坐那一直盯着三轮车里的可乐,辛辛苦苦沿着羊肠小道甚至从枯草丛中淌过,好不容易走到这,,他们特么的竟然能开车上来,,当时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。。。。

五大爷一辈子没有儿女,他视我们几个侄子如己去,百般呵护。

小时候我们特顽皮,是属于那种猫狗都不待见的主儿,经常惹祸,而擦屁股的事便落在五大爷身上。

记得有一次,和五大爷一起上山放牛放羊,玩了一天,太阳落山准备回家,发现少了一头牛。

五大爷的脸当时就吓白了,那时的一头牛可值钱了,他无儿无女那赔的起啊,他叫我们赶紧把剩下的牛羊赶回去,自己顺着来路翻山越岭开始找牛,一找就找了大半夜,走的口干舌燥,精疲力尽。

大概是后半夜,五大爷也不敢在山里过夜,凭着记忆他记得前面有看山人搭的窝棚"先在那里将就一晚上,明天再找。”

打定主意,他一路摸索着向前走去,终于影影幢幢看见前面有了亮光,这下,他精神大振,向灯光冲去。

接下来他遇到一件非常尴尬的事。

那天晚上,当得知生产队一头牛走失的消息,老队长第一时间带领两个人拿着家把什进了山,山里野兽多,他担心五大爷安全,也唯恐老牛遭到不幸。

万幸的是,他们在喜鹊沟找到老牛,然后牵着老牛来到窝棚,都说老牛识途,果然他们等了一会,就看见五大爷衣衫不整,气喘吁吁从树林里走出来。

如期说五大爷找牛,不如说牛找到五大爷,这下五大爷糗大了,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。

谁家有压箱底的酒拿出来分享一下呗,想长长见识

以前家在汾阳,虽然家里都是好酒之人,还是留下不少老酒,年前父亲还喝了个萝卜五粮液,有人说清香型的汾酒存时间长了不能喝只能说你是确实没喝过,八十年代的汾酒还有二十多瓶,自己慢慢享受。


在农村里,你见过低调的人有多低调

我的一个堂伯,在外地工作了20多年,前几年回到村里建了一栋120多平米的新房子,此后,就在家里养老。

他平常很节省,为人也很低调,在和其他村民聊天的时候,就说自己每个月的退休工资才1500多元,只够维持生活开支的。

后来,村民们无意中得知,原来堂伯的名下拥有几十个商铺,每个月收到的租金就有50多万元。

在90年代的时候,堂伯就去了外地打工,起初的时候,由于父母在家,堂伯每隔1-2年也会回家一趟,后来,父母去世了,堂伯也就很少回家了。

由于很少和家里的亲戚联系,所以,亲戚们偶尔会打个电话和堂伯,只知道堂伯在一个物流公司上班,工资待遇也很不错。

过了十几年后,不少的村民都已经记不清堂伯的模样了。

直到几年前,堂伯已经50多岁了,这才回到老家,打算在家里建一栋新房子,说以后就准备在村里养老,不再出去打工了。

当时,由于老房子的宅基地不够宽,邻居就提出将一块200多平米的土地卖给他,只需要30000元就行了。

家里的亲戚也觉得比较划算,劝说堂伯花钱买下,这样的话,就可以在家里建一栋小别墅了。

可是,堂伯考虑了几天之后,却说只打算在家里建一栋普通的房子。为此,堂伯和邻居商量了几回,就只买下了100多平米的土地,建了一栋2层高的房子,装修得也很简单。

当时,堂伯的两个子女都去了国外,很少回来,听堂伯说,两个子女都在国外的外贸公司上班,年薪也有30多万元,只不过,开支也不小,所以,存不到什么钱。

建了房子之后,堂伯就家门前开辟了一片菜园,种了不少的蔬菜。

平常呢,堂伯也比较节省,家里有空调,可是到了夏天的时候,他却很少打开空调,只有亲戚们到家里来的时候,才会打开空调。

有时候,为了节省几元钱的车费,到了集市的那一天,堂伯一大早就走路去镇上的集市了。

因此,村民们都觉得,堂伯在外打工那么多年了,省吃俭用地攒下了一些存款,所以,他才会这么节省。

只不过,当家里的亲戚遇到一些困难了,堂伯也总会借钱出来提供帮助。村里修路、修水渠的时候,堂叔也会捐一些钱出来。

后来,一个外地的企业老总来村里开办加工厂,而这个老总正好也认识堂伯。

为此,村民们这才得知,堂伯在物流公司上班了几年之后,然后就辞掉了工作开了一个几十平米的小超市,经过10多年的努力,规模不断扩张,最终变成了几个大超市,有100多个员工。

随着年纪大了,堂伯也有了退休的打算,所以就将这几个大超市卖掉了,至于赚到的钱,则用来买下了几十个商铺,如今,这些商铺每个月的租金就有50多万元了。

得知了真相之后,村民们都觉得有点惊讶,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,谁也没有想到,堂伯会这么有钱。

之后,一些村民就开玩笑说,堂伯也太低调了,家里这么有钱了,何必这么节省呢。堂伯就说,无论家里有钱没钱,对于他来说也没有多大的区别,平平淡淡也是一种幸福。

总结

总的来说,当一个人有钱之后,却能够始终保持低调,这其实也是一种优点,为人低调的人,心态会很乐观,与此同时,往往也能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烦恼。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 表情:
验证码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3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

目录[+]